小说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乌兰巴托尔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5-07-31 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296


    乌兰巴托尔的故事

 从前,草原上住着一个世袭的王爷。一大片望不到边的草原是他家的,遍地的牛羊也是他家的;他家里有好几百个家奴,还养了一大群兵丁,有钱有势;所有帐篷里的人,要杀要剐都由他,大家简直是在羊肚下过日子,连腰都伸不直。在几百个家奴中有个名叫乌兰巴托尔的小伙子,他身材魁梧,力气很大,能射一手好箭,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都逃不过他的利箭,真可说是百发百中,远近没有不知道他的。

    一天;乌兰巴托尔打猎回来,在路上遇到一个白发者头。老头对他说:“乌兰巴托尔,你已经是个小伙子了,又有一手众的箭法,为什么不给你爹报仇呢?蓝天高飞的鹰,影子还留在草原上;巴托尔啊,你怎能忘掉自己的爹娘!”乌兰巴托尔听了这话,滚鞍下马,跪在老头面前,请老头告诉他爹是谁害死的。老头摇摇头,说:“十五的月亮自会圆起来,到了时候事情便可明白。”说完就定了。

    巴托尔回到家里,拉住阿妈问:“爹是怎么死的?”

    阿妈一见巴托尔脸红气粗地追问爹死的事,有些惊慌,强自镇静了一下说:“我告诉你多少遍了,你爹是病死的。你听谁瞎说什么了?”乌兰巴托尔不敢提白天的事,只是心里纳闷。

    夜里,乌兰巴托尔睡不着,一直想着白天老头的话。忽然,听到有人抽油搭搭地哭,侧耳细听,声音就在自己的帐篷里,原来是阿妈在哭。他翻身站起来,走到阿妈的面前跪下来说:“高大的树木虽然顶天,比起阿妈对我的恩情,只不过是千尺的一寸。阿妈有什么心事,快告诉你儿子巴托尔吧!”

    阿妈瞧了瞧巴托尔,一边哭一边说:“孩子,你长大了,也懂事了,该知道的事情也该知道了。不是妈不跟你说实话,是怕你闯下祸。你爹哪里是害病死的,是因为跟着嘎达反抗王爷;被王爷活埋了的啊!……”

    乌兰巴托尔慢慢站起来,满眶眼泪,牙齿咬得格格地响,从增上取下弓箭说:“我要杀掉王爷,给爹报仇!”

    阿妈慌忙拉住乌兰巴托尔说:“孩子,你不能去,仇是要报,可只你一个人怎能行呀。老辈子人说:‘最好的摔跋手敌不过人多,最好的马经不住百条鞭子打。’王爷家的兵丁那么多,你哪能敌得过!”乌兰巴托尔听着,紧紧地抱着可怜的阿妈,只好暂时把心头的怒火压下来。

    从此,草原上再也听不到乌兰巴托尔的歌声,这事给阿妈的心盖上了一块阴云,使她天天提心吊胆心神不安起来。乌兰巴托尔出去了,母亲就忧愁地在家里向佛爷祷告;乌兰巴托尔回来了,母亲就高兴地向佛爷磕头。

    南来的鸿雁,到时就会飞来,要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一天,王爷叫乌兰巴托尔跟着去打猎。乌兰巴托尔心里埋有仇恨,不免对王爷无礼,恼怒了王爷。王爷举起鞭子正要打乌兰巴托尔,乌兰巴托尔抢过鞭子狠狠地给了王爷一鞭,嘴里还骂道:“你还记得老乌兰吗?你杀死我爹,我要报仇。”正要打第二鞭时,被王爷的兵丁们拦腰抱位,捆绑起来,一顿毒打之后,被关进了牢里。

    过了几天,王爷又叫人把乌兰巴托尔从牢里架出来,对他说:“公主的金戒指掉到井里去了,你下去把它捞出来:办到了这件事,就免了你的罪,放你回去。”

    乌兰巴托尔听罢,愤愤地说:‘谁不知你家的井没底,说什么下去捞金戒指!要杀要别你就办吧,我巴托尔不怕!暴风雨总有过去的时候,穷人总有抬头的日子,到那时我就要抽弥的筋,剥你的皮……”

    不等乌兰巴托尔说完,王爷已气得浑身直颤,吼道:“快快给我扔到井里去!”几个人架起乌兰巴托尔,就把他投到井里了。

    乌兰巴托尔也不知在井里过了多久,耳边忽然听到淙淙的流水声,睁眼一看,自己躺在河边的一棵树下,身上的伤也好了。正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忽然看到一个人伏在地上,一会儿左耳贴着地面,一会儿右耳贴着地面。乌兰巴托尔想:他要干什么呢?就站起来走过去问道:“你是于什么的?”

    “我是地下王爷的家奴,听说乌兰巴托尔遇难来到地下王国了,我想找他交朋友。”

    乌兰巴托尔又问“你有什么本事要跟他交朋友?”

    他站起来说:“我把耳朵贴在地上,就能听到山那边的人说话,我叫‘报信奴’。你是干什么的?”

    “我就是你的朋友乌兰巴托尔。”

    “报信奴”非常高兴,邀乌兰巴托尔到他家里去。乌兰巴托尔说:“小羊羔一时也离不开母羊,巴托尔一刻也离不开家乡。仇人还没有杀死,巴托尔怎能有心在外流浪。阿妈在等我,我要赶快回去。”

    “报信奴”没法,只好答应送乌兰巴托尔回地面上去。他让乌兰巴托尔闭上眼睛。乌兰巴托尔觉得自己直往上升,耳边风声呼呼地响,一会儿什么也不觉得了,只听到耳边有人说:“巴托尔,巴托尔,朋友有难朋友帮,叫我三声我就来。”

    兰巴托尔睁眼一看,自己已经来到地面,可面前不是家乡的大草原,全是大山。他一低头,见面前地上划着一支箭,便顺着箭头所指的方向往前走,心里想:这么多大山挡路,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家呢!走着,走着,看见一座高山往旁边移动。乌兰巴托尔非常奇怪,赶到跟前一看,原来有一个人用手推着高山走,就走过去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这人看着乌兰巴托尔,说:“我是大山王爷的家奴,听说乌兰巴托尔遇难来到了大山王国,我想找他交朋友。”

    乌兰巴托尔又问他:“你有什么本事和他交朋友?”

    这人停下手来说:“我的力气大,能把山推着走,我叫‘推山奴’。”

    乌兰巴托尔说:“我就是你的朋友乌兰巴托尔。”

    “推山奴”非常高兴,邀他到自己家里去。可是乌兰巴托尔回乡心切,“推山奴”只好送他到山那边去。他让乌兰巴托尔闭上眼睛;一阵大风刮着乌兰巴托尔往前飘去。一会儿,风止了,只听见耳边有人说:“巴托尔,巴托尔,朋友有难朋友帮,叫我三声我就来。”

    乌兰巴托尔睁眼一看,大山已落在背后,眼前是一片大湖,心里想:这么大的湖,怎么能渡过去呢!正寻思时,却见湖水慢慢退缩,一会儿便完全干了。乌兰巴托尔很高兴,就向前跑去,忽然湖里又冒出水来,一会儿又涨满了。乌兰巴托尔非常奇怪,仔细一瞅,原来湖边芦苇上坐着一个人,嘴里叼着一根芦苇管子,这个人一吸,湖水马上就干了;一喷,水马上又涨起来了。乌兰巴托尔喊着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那人看看乌兰巴托尔,说:“我叫‘吞水奴’,是海水王爷的家奴,听说乌兰巴托尔遇难来到了海水王国,我想找他交朋友。”

    乌兰巴托尔说:‘我就是你的朋友乌兰巴托尔。”

    “吞水奴”乐的不得了,邀他到自己家里去。乌兰巴托尔要赶快回乡,“吞水奴”没法,只好答应送他过湖。他让乌兰巴托尔闭上眼睛。乌兰巴托尔觉得自己象坐在摇篮里一样,耳边响起哗哗的波涛声,一会儿就什么都听不见了,只听到耳边有人说:“巴托尔,巴托尔,朋友有难朋友帮,叫我三声我就来。”、

    乌兰巴托尔睁眼一看,面前是一片大草原,湖水早落在后面了。到了草原就离家不远了,他高高兴兴地往前走。走呀,走呀,太阳落下去了。忽然前面闪出一道白光,萤火虫的光是忽闪忽闪的,老虎的眼睛是阴绿阴绿的,可这是什么光亮呀!乌兰巴托尔正犹豫不定时,忽然听见一声马嘶,接着是几个响鼻。乌兰巴托尔高兴得笑了,牧人有了马,象鱼有了水。乌兰巴托尔跑步过去一看,有一匹白银马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乌兰巴托尔仔细一瞅,原来白银马的四蹄用牛筋绑在四个马桩上。乌兰巴托尔一摸身边,没带腰刀,只好跪下来,用牙齿去哨。哨啊哨,牙齿出血了,舌头磨破了,腰弯酸了,到后来终于将四根牛筋绳全啃断了。白银马摆了摆尾巴,长嘶一声,围着乌兰巴托尔跑了一圈,向他跪下来。乌兰巴托尔说:“马呀,我想骑你回家。”只见马点了点头。乌兰巴托尔跳上马背,马腾空飞起;乌兰巴托尔闭上眼睛,只听耳边风声腮鹏。一会儿风不响了,只听有人说:“巴托尔,巴托尔,有急有难唤三声。”

    乌兰巴托尔睁眼一看,白银马没了,已经回到自己的帐篷门口,就三步并作两步跑进去,嘴里喊着;“阿妈,阿妈,我回来了。”

    阿妈自从听说乌兰巴托尔被王爷杀害后,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她一所到儿子的喊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等到乌兰巴托尔跪在自己的面前时,才喜欢得掉下眼泪。

    乌兰巴托尔回来了,大家都很高兴,还以为是王爷发了善心给放出来的。乌兰巴托尔也不吱一声,只是每天坐在家里磨刀。一天,这事终于传到王爷耳朵里,王爷不信,派入去探听。那人回来说,乌兰巴托尔好好的坐在家里磨刀。王爷一听,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呢?不是明明亲眼看着把他丢进井里了吗?但又听到传说是他自己放了巴托尔的,因此也不好公开再去捉他。

    乌兰巴托尔以为王爷一听到自己回来了,一定要派人来捉他。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还没动静;乌兰巴托尔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突然想起了“报信奴”。晚上,阿妈睡了,乌兰巴托尔小声地念:“报信奴’,‘报信奴’,巴托尔有难求朋友。”念了三遍,地下忽然裂开了一道缝,钻出一个小人来。他伏在地上听听慌慌张张跳到巴托尔的耳边说:“不好,不好,王爷正叫兵丁们把马蹄包上棉花,今夜要偷偷地来捉你,快跑吧!”

    乌兰巴托尔谢了“报信奴”,急忙背上弓箭,拿着刀等在门口。一会儿果然来了几十个骑马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乌兰巴托尔闪在暗处,这些入轻轻地下了马,把帐篷包围起来。这时,乌兰巴托尔大吼一声,跳了出来,抡刀劈死了几个。可是英雄难抵人多,乌兰巴托尔跳上一匹马就跑,王爷的兵丁们随后紧迫不放。石爷听说乌兰巴托尔跑了,也骑上最快的马追来。乌兰巴托尔一边跑,一边射箭:射出一箭,王爷的兵丁就倒下一个。可是箭射完了,兵丁们还在后面紧迫。

    跑啊跑,突然前面一座大山挡住了去路,危急之中,乌兰巴托尔猛然想起了“推山奴”,于是小声叫道:“推山奴’,‘推山奴’,巴托尔有难求朋友。”忽然大山移开了,乌兰巴托尔冲了过去,只听身后“轰隆隆”一声,回头一看,只见王爷的兵丁被山上滚下的石头砸倒了许多。可是后面的兵丁们还在追赶。

    跑啊跑,前面一条河挡住了去路。乌兰巴托尔又想起了“吞水奴”,于是又小声念道:“‘吞水奴’’‘吞水奴’,巴托尔有难求朋友。。一会儿河水干了,乌兰巴托尔冲了过去。忽听后面“哗”的一声,回头一看,河里又涨满了水,淹死了许多兵丁,只有王爷的马快,已经跟着乌兰巴托尔过了河。乌兰巴托尔马上掉转马头,来杀王爷。王爷一见自己单身匹马,伯敌不过乌兰巴托尔,就顺着河沿逃跑;王爷的马是有名的火炭马,追了好久,越追越远。这时乌兰巴托尔想起了白银马,于是又小声念道:“白银马,白银马,巴托尔求你帮一把。”只听一声马嘶,旁边蹿出白银马来。乌兰巴托尔从自己马上轻轻一跃,便上了白银马。白银马撒开蹄,耳边一阵风响,一眨眼,就迫上了王爷。王爷见乌兰巴托尔飞快迫上来,早吓得象烂泥一样瘫在马上。乌兰巴托尔一伸手就把王爷抓了过来,掷在地上,一刀便把他劈死了。

 




Copyright © 2001 - 2015 mgrw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