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 您的位置:首页  > 非遗
变革中的内蒙古民族音乐
发布日期:2015-09-06 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255

变革中的内蒙古民族音乐

        我们常痛感于经典失宠,对于那些饱经时代洗礼而源远流长的乐曲与今天的社会生活日渐失联而倍感无力。

        但在发展的过程中,现代乐者以通俗性、综合性和时代性的特色,丢掉了现代人将民族音乐过于民俗化和符号化的印象,并以其传统立场和现代之感成就了今天的新风尚。

        他们背靠深厚的民族音乐文化,演绎了现代人文生活的多元化,不断让我们以聆听的方式,以新时代民族音乐的当代性表达,做出新的诠释。

民族音乐的当代表达

       今天的民族音乐似乎处在一个大众熟悉,却市场陌生的窘况之中。

        熟悉是因为他古老而悠久。无论是琵琶、二胡,还是马头琴、古筝等等他们都是伴随中国人生活了千百年的音乐遗产。而陌生是由于今天的民族音乐作品已缺少了过去传统中具有优美和典雅的一面,取而代之的是那些以西方现代手法创制的新奇、怪异的风格。

        无疑,这类作品误伤了观众对民乐的热情,使民族音乐脱离了大众、远离了市场。由于新型音乐无法满足观众对当下民乐的热情,其演出市场自然就失去了大众影响力。
        但在当下的内蒙古,民族音乐正在试图摆脱过去的影子,重新回归人们的视野。本土音乐人开始本着“传统与现代兼容并蓄”的经营理念,以期既保有民族音乐的精华,又兼具新锐的国际视野,在致力提升专业素养和演绎经典曲目的能力基础上,以多元方式与各个艺术领域合作演出,让更多年轻族群乐意亲近。
        有专家总结,目前民乐的发展已经在传承与创新中有所动作:第一种是改良式,保留经典作品音乐结构完整,通过简单的和声配戏,完善扩大成为大乐队演奏的民族管弦乐作品;第二种是创新性,提取传统的音乐动机和元素,利用作曲家所掌握的新的创作技法,注入时代精神,创作成现代化的民族音乐作品,让现代人能听懂、能喜欢;第三种是对非物质遗产的保护,即对传统音乐演奏形式的保护,这是一种博物馆式的传承,原汁原味,是尊重历史文化的做法。
        在现实中,不难看到更多的蒙古族音乐人走出了自己的小天地,拥抱了世界:从《中国好歌曲》的杭盖乐队,到在国际上屡获大奖的HAYA乐团,再到如今红遍大江南北的额尔古纳乐队,蒙古族音乐正在以它不竭的生命力和独特的创造力,让世界听到内蒙古的声音。
用专业化团队管理音乐市场
——访全球蒙古音乐App创始人蒙克
  “我热爱蒙古族音乐。”坐在记者对面穿着学生设计的蒙古族元素文化衫的人,就是拥有百万用户的ezen ehshig(全球蒙古音乐)App 的“幕后推手”——额金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蒙克·吉日嘎拉。身为一位从业数十载的资深音乐人,他见证了蒙古族现代音乐近年发展的路径。
      “在本土蒙古歌手起步初期,没有经纪人和经纪公司帮助他们规划未来的发展方向,大型表演如综合型晚会提供的表演机会也少,市场很小。”在谈到过去蒙古族音乐起步时期遇到的困境时,蒙克说:“90年代开始,做蒙古族音乐的乐队很多,他们大多从大学毕业的年龄做到十年左右就纷纷解散了,这正是一个乐队内的成员互相之间默契度最高的时候,在黄金时期解散的乐队很多,让人惋惜。”
        与此同时,蒙克指出,在内蒙古民族音乐团体缺乏专业化的市场营销队伍,推广、宣传缺乏整体性的包装和经营手段,使得民乐产品在多样化的市场竞争中,往往以单一的推销模式为主,对观众的消费愿望不敏感,民乐票房不能得到有效的保障和提高。这导致民族音乐份额仅占目前文艺演出市场极小的比例,而全国各地的民乐表演团体(队)大多处于闲置状态,演出机会较少,从业人员收入也不尽人意。“政府应该对民族音乐加大投入,扶持这个具有民族代表性的艺术形式,让民族音乐家在保障基本生存的基础上保持创作热情。”蒙克建议。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困难重重,蒙古族音乐正在呈多元化的发展态势,这源于蒙古族历史文化的源远流长的积淀以及改革开放之后中西文化的交流以及网络、媒体的发展。他认为,题材上,原来的寄情故乡、感恩父母、亲情等含蓄的内容转变为加入了对于爱情的歌颂、友情的赞美等;形式上,也有许多歌手把蒙语歌曲翻译成汉语唱,这是一种有利于加强蒙汉沟通的创新;在传播效果上,蒙古族音乐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和认可。
       “像ezen ehshig(全球蒙古音乐)App 现在的活跃用户就有二三十万,里面包含了3万多首正版蒙语歌曲,种类包含了所有现代音乐,从RAP到R&B再到摇滚,应有尽有。”蒙克说,“现代蒙古族音乐是一座围城,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蒙古族音乐人希求着更多喜爱音乐的人了解、发现蒙古族音乐的美,国内外许多听众也期待着更加了解蒙古族音乐的内涵。”
        五个稚气未脱的学生,四年还没过一半的大学时光,三个方音不同的城市,两把马头琴和一个共同的音乐梦想。这就是内蒙古大学GOB组合。他们因为喜欢唱歌而聚集到一起,希望用自己的麦克风把年轻的蒙古族音乐唱到更远的地方。
组合从成立以来,唱Rap、唱摇滚,也唱R&B,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们一直都在坚持唱自己原创的歌。对于一个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年轻组合,并且其中没有一个是学音乐专业的组合来说,自己写词谱曲的难度可想而知,但他们硬是把蒙古族音乐从大学的阶梯教室,唱到了专业舞台。
       “音乐是不需要刻意的,我们没有必要把所有的蒙古族音乐都唱成一个样子。”组合成员阿格尔认为,蒙古族音乐并不是向外界的印象一样,只有草原音乐,其音乐形态也应有现代流行音乐在其中。
      “从前的我上台只是为了唱歌而唱歌,现在的我认为在台上唱歌是一种享受,我也相信这种享受是相互的。”GOB组合成员东古日才登表示,“我们组合歌唱的是年轻人的爱情、友情和梦想这些时时刻刻都发生在周围日常生活的平常小事。从前我们一说到蒙古族音乐大家都想到的是苍茫的草原和成群的牛羊,现在我们年轻人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听众听见不一样的蒙古族音乐,感受到年轻的蒙古族音乐里特有的活力和生命力。”
       “从他们的歌中,我们感受到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是跨越地区和语言的,你可能听不懂蒙古族语言,但是你能用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感受到歌曲背后的雄浑有力、朝气蓬勃。我自己是汉族人,但我是GOB组合的头号大粉丝。”内蒙古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的马老师说。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和社会人士关注GOB组合,为他们免费提供专场演唱会的场地和演出花费。
      “身为蒙古族人,我很高兴看到我们蒙古族音乐在中国的和世界的各个大型舞台都开始崭露头角,我相信蒙古族音乐会越来越好的,这个民族的音乐属于全世界。”GOB组合队长阿茹罕巴特尔说,“我理想中的蒙古族音乐,是国际化但不失纯朴 ,可以引领音乐潮流但不永失真,我心里的蒙古族音乐永远是最好的,最完美也最贴近自然。”
        可以预见的是,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还有许许多多像GOB组合的年轻人一样,在为了这个梦想而不懈努力。
        有人说,蒙古族音乐是治愈作用的,不知你在听的时候是否有同感。
“蒙古音乐有自己的特点,旋律性与调式使得很多人听到蒙古音乐有种舒畅的感觉。”蒙古族作曲家巴音认为,蒙古族音乐有自己的曲调和曲风,更多时候,它代表着一种文化的积淀。由于这种独特的文化积淀,使得蒙古音乐之中潜移默化的藏有种精神,也正是这种独特的力量使得近年蒙古族音乐在市场上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
巴音其实还有另一种身份,就是蓝野乐队的创始人。
        从1987年第一次接触到吉他弹唱到1998年组建蓝野乐队,再到2008年成立巴音音乐工作室,巴音见证了内蒙古现代音乐的发展。
        作为内蒙古成立最早的一支蒙古族rock-pop乐队,蓝野乐队已成为内蒙古最具特色和代表性的乐队。从最初翻唱国外音乐到如今自己创作音乐,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音乐主张。在他们的歌声中你听到的是奔驰的骏马、一望无垠的草原和自由自在的牧马生活。“在音乐风格上,追求民族音乐元素中的精华和融合现代音乐的精彩一直是蓝野乐队的方向。旋律金属与Funk金属融合了民族特色与蒙古族的风土人情,使得音乐风格更加色彩斑斓。”巴音认为,将传统民族音乐元素运用到现当代音乐表达中,是继承更是发展。
        虽然现在运用电脑做出来的音乐很多,但巴音还是喜欢以前的音乐状态和人们对音乐的态度。“90年代的大部分音乐听起来都非常优美,哪怕是比较简单的旋律。那时候的音乐人不会去在乎一首作品中某个乐器的一个音出错了这样的瑕疵,他们更加在乎的是作品的整体给人带来的感受,这样的音乐是有灵魂的。”
巴音觉得,真正的蒙古音乐应该是用母语来演唱,音乐是情感的载体,其所表达的情感存在着主体感受的差异性,也正是这种差异性赋予了人们充分自由的音乐想象,而这种情感的交换,不会受语言的限制。“好的作品能够贯通古今,将过去与现代的情感连接起来。”
      “在寻求市场的过程中有些音乐人太过迎合,快餐的音乐太多。而我想做的则是纯正的蒙古族音乐,这是种坚持。”但巴音也同时指出,在现有环境下,也无法一味去做理想化的东西,只有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寻求平衡后,音乐才能得到发展。“任何一种艺术,当它不被现实社会所关照,不被演出市场所接纳,不与大众审美相统一,终将被历史淘汰。现在的内蒙古音乐人已经充分的认识并接受这一点。”
他认为,民族音乐需要新鲜血液,更需要创新动力,对民族音乐的时代化改良、改革和创新应成为激发民族音乐传承和发展的重要原则。“从受众来看,现在其审美也越来越高,要求音乐人做出更为值得推敲的作品,这样才能迎合时代。”




Copyright © 2001 - 2015 mgrw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