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典籍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历史典籍
圣祖留痕
发布日期:2015-10-15 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283

    青草为碑,是成吉思汗留给人类最为珍贵的遗产之一。然而,他是成吉思汗,一生思考一生征战,他和他的后人以自己的力量和智慧创造辉煌的文明。就是离去,800多年来还在颠覆无数人的想象模式。苍茫大地出现成吉思汗陵、成吉思汗庙,以及成吉思汗雕像、画像,寄托永远。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成吉思汗充满智慧与韬略的话语,史官记录成《大扎撒》,曾经是大蒙古国的“宪法”,几百年过去如今条文早已不能看到。一句句一条条,基本都是通过拉丁文、波斯文、德文、俄文、英文、法文、汉文和蒙古文之间的转换,从13世纪众多史书中采集出来的“译文”, 拨开迷雾,借助那么一丝原意,还是可以一睹亲切无比的朴素真言。而至今留存在蒙古族人生产生活中的“乌伦木勒吉”,是最为可信、最为质朴的传承。
  成吉思汗,在他母语世界的《蒙古秘史》,汉语的《长春真人西游记》《西游录》《蒙鞑备录》,波斯文的《世界征服者史》和《史集》,意大利文《马可·波罗游记》等,被同时代不同民族的史家一一撰著。而蒙古族植物学家陈山从草木研究中发现了民族的发展足迹,可谓见微知著,别有洞天。世界植物命名,以蒙古文拉丁化命名的植物共有203种,有锦鸡儿属、帖木儿草属、蒙古针茅、蒙古短舌菊、科尔沁杨、锡林郭勒婆纳、乌拉特绣线菊、布里亚特柳穿鱼、准噶尔落芒草、兴安柳、赛汗罂粟、阿拉善苜蓿、杭爱黄芪、阿尔泰金莲花等。无形中告诉着人们,成吉思汗和他的后人建立疆域广阔的国家,拉近东西方漫长的时空距离,促进社会文明的“密码”。
  今天,当人们在成吉思汗陵看到那具无比珍贵的马鞍,不会想到,“圣物”躲过“文化大革命”的空前浩劫,竟是一位叫包日登扎布的马夫将马鞍藏在喂马的马槽下面,悄悄地守护10年。用全部虔诚敬爱之心还原、校勘、解构,700多年前“事关外禁,非可令外人传写”的畏兀儿体蒙古文书写,以明朝汉字标音版本传世的《蒙古秘史》,有这样的达斡尔祖孙三代贤者,他们是祖父成德公、儿子额尔登泰和孙子阿尔达扎布。有一位叫巴拉吉尼玛的业余收藏家,退休后与家人跑遍世界40多个国家和地区,自掏腰包搜集到5000余部有关成吉思汗的图书,涉及50多个国家的60多种语言文字,不是为了要成为当今世界收藏成吉思汗文献最多者,只是因为心灵的崇拜,人生的寄托。

  蒙古高原的壮美山川、丰饶草原和激越的河流,当与艰险的境遇和环境碰撞,造就出铁木真成吉思汗毫不奇怪。树有根,人有源,每一个蒙古族人心中都有成吉思汗,他们以自己的方式生生不息地纪念着神一样的祖先——成吉思汗。

 





Copyright © 2001 - 2015 mgrw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