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教育 您的位置:首页  > 民族工作  > 民族教育
简述地域文化的深厚蕴涵和目前地域文化研究的特征
发布日期:2015-10-31 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248

        内容提要 独特的地域和绵长的历史孕育了多采的地域文化,深厚奇特,芬芳肆意,荡气回肠。地域文化与地方学建设方兴未艾。地域文化学科建设,近十几年来取得了诸多成果。但总体上属于初级阶段,尚有欠完备、欠深刻的地方,一致的广泛的精准的权威的认同还不够。地方学作为一个学科需要确立一个自己的理论体系和学科框架。
        北京学、鄂尔多斯学、温州学、上都文化学、泉州学、西口文化学、敕勒川文化、科尔沁文化等地方学和地域文化研究的出现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在地域文化研究领域理论创新、思维创新、机制创新诸多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民间文化研究机构异军突起,营造了地域文化研究的新局面,开拓了新的前景。
        关键词  地域文化建设  独特的底蕴  基本状态和前景
        一 地域文化的深厚底蕴和学科价值
        地域文化是一种特定地区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一种有独特风韵的文化。它有别于一个国家形成的大文化,而是某个地方某个民族具有的独具风韵的文化。凡是有多种地域、多种民族、多种历史的国度,都会有风采不同的多种地域文化。越是有悠久的历史、广袤的疆域和众多的民族,越会有足够多类别的地域文化。我国是文明古国,有着广袤的疆域,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蕴涵着丰厚的地域文化底蕴。
        我国有广袤的地域和悠久的历史文化,蕴涵着丰厚奇特的地域文化。中华民族有着写地方志的悠久历史,记载了某些区域和地方的重大事项和历史人物,成为地域文化的宝贵资料和极其丰厚的历史记忆。为我们地域文化研究留下了丰厚的宝藏。敦煌学、藏学曾是我国地方学研究的早期发端。近些年来,大量地域文化研究机构和地域文化研究论著的涌现,地域文化研究有了长足的发展。相对分散和独立的地域文化研究,已经取得了一批有重要学术价值和重大影响的学术成果,正期待更紧密地综合融汇和更严谨地提炼升华,以形成地域文化研究完整的科学的理论体系和结构框架。需要一个地方学与地域文化的高端设计,一个基本的结构框架,一个总体的编目设计和章节编程,确定地方学和地域文化的主要构成要件和元素。比如,上都文化学,锡林郭勒学,最简短的定义,我们的表述是:“上都文化学是关于上都文化研究的一门综合学科,它包括上都文化的历史背景和历史价值,上都的政治、经济、思想、宗教、文化艺术诸多方面。”而锡林郭勒学,应该表述到的是:“锡林郭勒学是关于锡林郭勒地方研究的一门综合学科,它包括锡林郭勒地方政治、经济、思想、宗教、文化艺术诸多方面的学问。”
        另外,比如,人们广泛提到的“蒙元文化”,究竟简短明了地给它一个定义,设定作为地域文化的定义应该涵盖那几方面的内容,必须有的项目,或有延伸的内容。我们已经给了“蒙元文化”一个定义,并获得一些机构和学者的认可。大致是这样一个描述:  蒙元文化,是中华文化的一个重要阶段和组成部分。元代的蒙古族主政者从草原来到中原,接受了中原文化,也带来了游牧文明,形成了特有的蒙元文化。
        尊从自然生态,维护永续发展,是游牧文化的重要理念。信仰长生天,崇拜英雄,善于适应环境,是草原人经久弥坚的信念。多元共荣,和而不同,是蒙元文化的显著特点。
        蒙元文化有着鲜明的游牧文化特点,又广泛融入了中原农耕文化,吸纳了西域文化的有益成分,为中华传统文化注入了强劲的活力。
  蒙古新字是蒙元文化的突出体现。这个在元代官方通用的文字,由八思巴受命创制,又称八思巴文。用这种新创制的蒙古新字,可以拼写其它各民族的不同文字。
  上都作为蒙古黄金家族建立的草原都城和元代的夏都百年之久,成就了灿烂的上都文化。以上都为标识的上都文化是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融汇的产物,也是蒙元文化的集中体现。
  上都所在的锡林郭勒草原孕育了金莲川幕府,见证了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的融汇,成为蒙元文化和上都文化的发祥地。
是否妥当,还需要广泛深入地探讨。我们希望,经过补充完善,最终有个共同认可的定义。
地域文化是一个地区繁荣发展的共同记忆,是一个地区最显亮的品牌和精神符号,是地区历史进程的助推器、软实力和正能量。
 
        二 地域文化研究的几方面的特征和前景
        目前地域文化研究呈现几项特征:民间性,创新性,初始性,拓展性。
        地域文化研究呈现出广泛的民间性和创新性。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我们的许多地域文化研究都在2003年前后相继开创。综观近十几年来的地域文化研究的蓬勃发展,许多地域文化研究的新兴机构都是民间性的。即使有的列入了政府序列,也在活动中广泛吸纳各方社会人士,笼络了相关的有识人士。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西口文化研究会无一不是民间性的学术团体。
        民间性的优势是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很多创意可以很快实施。不受局限设置机构,不拘一格吸纳人才,不设框架限制理念,适宜创新机制、创新思维,为学术的开拓和发展提供了宽松的广泛空间。
        不足是,力量单薄,起步困难。如果注重做好吸纳社会各界的活跃人士,特别是一些重量级的人物,会不同程度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政府性的地域文化研究机构优势是实力强,影响面大,有条件的纳入地方体制内的不失为好事。不因循守旧,不坐等现成,增强学术研究的进取性,自然会出成果。
值得注意的是地方学与地域文化研究的民间团体往往会在学术研究中带有某种感情色彩。由于对一个地方的偏爱,会产生对某种地方学与地域文化研究强大动力,积极性和主动性,这没有什么不好。但是,不能走向偏激、偏见和固执。学问总需要客观和公正。
        2003年前后是各地地域文化研究纷纷建立机构和大力推进学术研讨发展期。各种民间的、半民间的和挂靠现有机构的地域文华研究学术团体和学术联席会、研讨会相继登台,有了令人瞩目的发展。
        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敕勒川文化研究会、西口文化研究会都强势起步,发展迅猛,成果显著,影响巨大。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发起成立中国地方学研究联席会并任首任轮值主席,创办《地方学研究信息》,创新机制,树起了地方学和地域文化研究的一面旗帜。北京学研究所接任中国地方学研究联席会的轮值主席,再接再厉,从队伍规模到学术造就,不断发展,再创佳绩。
地域文化研究的初始性和拓展性。地域文化研究作为一个新的学科起步不过几十年。它的发展不可避免的具有许多不确定性,但同时也具有许多延展性、创新性和可塑性。
        在国外,地方学被称为“地区学”。一般认为,它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起兴起的一门新兴学科。其奠基者是美国学者马纳斯.查特杰代表作是1963年出版的《经济发展的管理与地区学》。地区学兴起以后,国外的一些大学设立了地区学专业和地区学研究所并招收研究生。韩国的首尔大学设立了首尔学研究所。韩国的地方学研究成为研究各个地方历史文化、社会经济、社会发展的综合学问。
        各地的地域文化研究经过十几年的探索和推进后,多地、大范围的有了丰富的成果,初步形成了地域文化研究的大气候。初步阶段的成果非常珍贵,来之不易;更上一层楼,值得期待。前景是好的,但非初始阶段的初始办法能完全解决的。形成合力,集中攻坚,才会有新的拓展,才会更上一层楼。
        在各地大学开设地域文化专业。发展各个有独特文化的地域都应该充分挖掘地域文化的蕴涵,继承和弘扬这种不可多得的人类文化的奇葩,让它来妆扮国家大文化和世界文化的盛大园地。据说,韩国各地方办的大学都开设了地域文化专业,这应该成为一种发展趋势。像北京联大成立北京学研究所,设置北京学研究基地一样,各地的大学有条件的都开设地域文化专业,会是地域文化研究的盛事,会是社会文化繁荣的盛事,会是社会文明发展的盛事。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已经与当地的鄂尔多斯学院达成协议,鄂尔多斯学已经进入学院的讲堂,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对鄂尔多斯学的走向成熟和鄂尔多斯学院专业地位发展都会是好事。一个地方的高等学府与当地的地方学和地域文化的学科发展如影相随相互推进前景一定是远大的。
        展望未来,我们期盼地方学与地域文化逐步走向成熟并得到广泛的运用,以助推各地经济社会的有序提升和健康发展。
 
参阅书目:张宝秀、包书月《对地方学与地方文化理论建设和人才培养的思考——以北京学位列》;潘洁《地方学的定位及其社会历史的功能》等。




Copyright © 2001 - 2015 mgrw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