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店里发生的故事 蒙古族民间故事)
发布日期:2015-11-07 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304

        巴拉根仓的老妈妈去世了。他把母亲的尸体烧化,把骨灰分驮在七个红鼻梁骆驼上,想送到五台山埋葬;趁这机会也想到处游逛游逛。

    风能刮到的地方,人们都知道巴拉根仓的名字。巴拉根仓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哪里就有许多朋友。这一天,他宿在一家店里,正好碰见当地好说大话、好摆架子的额尔勒夫白音也来住店。这个白音进城做买卖赚了很多钱,拉着好几车金银财物。人们都知道巴拉根仓最能整治这些有钱人,就悄悄地向巴拉根仓说:

    “巴拉根仓啊,替我们出出气:把这个仗势欺人的额尔勒夫白音狠狠治一下吧!”

    巴拉根仓就和大伙合计了个主意。

    额尔勒夫白音来到店里,粗声粗气地说:

    “店家,把你们最好的上房给我收拾好!”

    “不行啊,白音,”店家陪笑说,“这次你老人家得委屈一下,住个下房吧。”

    “为什么?”额尔勒夫白音一听就发火了,“野兽的王子是老虎,飞鸟的皇帝是凤凰;我的金银能把本旗的山埋住,谁敢跟我额尔勒夫来比!”

    “你不知道,白音,来的这位客人就是那出名的巴拉根仓!”店家说。

    “巴拉根仓是个穷光蛋,撒谎大王!他有什么本事?我早就想和他较量较量!你把他给我叫出来!”额尔勒夫白音气得脸色苍白,大叫说。

    “不用请!”巴拉根仓从上房走出来,笑着说,“穷光蛋巴拉根仓到!你干嘛生这么大气,白音?”

    “啊!——”额尔勒夫白音冷笑着说,“原来你就是巴拉根仓呀!”

    正当他们说话的时候,店里的一个伙计拉着巴拉根仓的黑走马跑来着急地说:

    “暖呀!高贵的巴拉根仓啊,原谅小人不会办事,你这匹珍贵的马也太难饲养了,新煮的一锅人参汤都不喝,一濒子给踢翻了!原谅小人吧!”

    “把它拴起来饿着!”巴拉根仓满不在乎地说,“这东西太可恶,我一不在跟前就捣蛋!别理它,光它踢翻的人参汤都能流成河了。”

    额尔勒夫白音心里暗暗吃惊,一看这匹走马毛蹄黑得油亮油亮,两只眼睛炯炯有光。心想:这穷小子怎么这样阔气呢?正在这时,又一个伙计跑来说:

    “高贵的巴拉根仓啊,你那七个骆驼驮的宝物安放在什么地方7要是损失一点,把我们这个小店连人带东西都搭上也赔不起呀!”

    “你们看着放吧。”巴拉根仓随随便便说,“我巴拉根仓不是那种小气人,慢说七个驮子,就是七十个驮子,对我来说还不是象身上的半根毫毛!”

    额尔勒夫白音又吃一惊。一看那七个骆驼都是身高体大,毛色金黄;又见那七个驮子都是满满实实,封得严严的,心里更加纳闷听这小于的口气,驮子里一定是点值钱东西。心里嘀咕,表面上还是神气十足地说:

    “喂! 巴拉根仓,你的骆驼上驮的是些什么货?”

    “哈哈……”巴拉根仓大笑说,“你们有钱的白音可以前车拉金,后车拉银,难道我巴拉根仓就不能驮几骆驼比金银更值钱的东西吗?”

    “什么东西比金银还贵重!哼!”额尔勒夫撇着嘴说。

    “啊呀呀——哼!”巴拉根仓眯缝着眼,摇着头,不耐烦地说,“都说额尔勒夫白音是个有钱的富豪,今日一见,原来是个眼光短浅的人!比金银更贵重的东西都不知道!这还有什么可谈!”说着转身就走。

    额尔勒夫白音是摆架子说大话出名的人,从来没有人敢瞧不起他,哪儿受过这种窝囊气?今天让巴拉根仓当着众人这一顿褒贬,气得浑身乱抖。店家趁机拨火说:

    “暖呀! 白音今天这筋斗栽得可不轻啊!不过,白音也该看着点,巴拉根仓这几驮子宝贝,可真比白音那几车金银价值多得多呀!”

    “都是什么宝贝7”额尔勒夫为摸清底细,只好忍着满肚子气问。

    .“究竟什么宝我们也不清楚,”店家说,“只是听巴拉根仓喝着酒说:‘你们的额尔勒夫白音算什么!科尔沁亲王买我一颗碗大的珍珠就亲口出价十万两;换我一块三斤重的红宝石就出三万匹好马!’我想这七驮子宝贝说不定就是珍珠宝石一类东西。白音,你要能把巴拉根仓笼络住,一做成买卖,赚几车银子还不是翻翻手的事。”

    “胡说!”额尔勒夫白音有点不相信,故意试探说,“穷光蛋哪儿会有这样多宝贝!” 、

    “可是光人家那匹马一天就要喝十斤上等人参汤哩2这可是我们亲手给做的。唉!说这个干啥,都怪我们多嘴。”店家说完扭身就走。

    “回来!”额尔勒夫白音说。

    “是!白音,你老有什么吩咐?正房可是没有了!”

    “你要记住,”额尔勒夫白音威胁说,“咱们可是一个地面上的,我跟巴拉根仓谈买卖,可不许你们胳膊肘往外扭,替他说话!”

    “你老放心1咱们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白音发财我们这小店还不是跟着沾光。你老只要抓住理,我们一定摇旗呐喊为你老助威!”

    额尔勒夫白音为了做买卖,又把巴拉根仓请出来,陪笑说:

    “别见怪,老弟。你这驮子里真是宝贝吗?”.一巴拉根仓从气势上压住了额尔勒夫,说话就神气了:

    “光天化日之下,三只猫六只眼瞅着,能撒谎吗7不瞒你说,这两个驮子装的都是五色宝石,每块都有几斤重;这两个驮于是世界上少有的珍珠,最小的也比鸡蛋大。这都是无价之宝,高兴了我可以一钱不取白送给他,不高兴你给我百万黄金都不卖。这三个驮子虽比不上前四个,可也都是人参、鹿茸、冰片、窟香等贵重药品。”

    “老弟,你能让老哥开开眼见识见识这些宝贝吗?”

    “不能随便看!人常说:宝贝,宝贝!有福人见它可以享福!无福人见它就要受用想看宝贝也不难,得让我先看看你的手纹、脸相。”

    “看吧!”额尔勒夫又吹牛说,“看别的老哥不敢夸口,要看有福无福,谁不知道额尔勒夫是有名的白音,天生的福相!”

    巴拉根仓把额尔勒夫的手纹和脸都仔细相看了一遍,摇着头说:

    “唉:可惜呀,可惜!” .

    “怎么样?”

    “不行!不行!我不愿说出来惹老哥生气,可是我要让你看宝,我得大倒一场霉。咱们还是两便吧!”

    额尔勒夫白音见巴拉根仓不肯给看,心想:哼,这个骗子,撒了谎怕拿出来露了馅子。就追问:

    “我要看了又怎么样?”

    “唉!你一定问我就只好直说了,”巴拉根仓为难地说,“你长着一双血手,眼睛里充满了毒气,我的宝贝都是从洁白光明的路上来的,见不得腥污,你一看就会变成灰的。”

    一句话激怒了额尔勒夫白音,他觉得巴拉根仓故意在小看他,嘲笑他,他再也忍受不住了,大声喊道:

    “今天非看不可!大家可以做保,你的财宝如果变成了灰,我把这几车金银财物赔你做损失;如果你的驮子里不是宝贝,我让你巴拉根仓活着难出我的地面!”

    “对,对!”店家和看热闹的众人说,“我们给白音做保,凭我们白音还赔不起你这点珍珠宝石!你太小看我们白音了!”

    “唉!”巴拉根仓长叹一声,“这真是强龙压不住地头蛇朔没想到我巴拉根仓在这里要倒大霉!”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样不受听,”店家指着巴拉根仓说,“我们白音又不是无赖能不讲道理欺侮你吗?这不是当着白音和体,咱们把白音的几车银子和你的七个驮子都摆在众人面前,如果你的宝贝变成灰,拿几车银子马上赔你,如果你的财宝没有变,那就是你故意小瞧我们白音,我们大伙就不能让你活着出这个店!”

    “对!对!说的对!”众人七言八语说。

    “好吧!”巴拉根仓说,“到了你们地面就随你们吧!白音,说话可不能不算数!”

    “给我打开看!”额尔勒夫白音大声喊。

    众人七手八脚很快把七个驮子打开,额尔勒夫白音伸脖子一看,一阵烟雾迷住了眼睛,只听大伙喊道:

    “暖呀f宝贝变成灰!”

    “啊哟:我的亲娘呀……”巴拉根仓扶着驮子大哭,“我早就说过看不得,看不得,你们偏要看,看吧!宝贝全变成灰了!你那儿车银子能赔得起吗2”说着又伤心地哭起来。

    ‘白音,”店家趁机把额尔勒夫拉在一旁悄声说,“赶快赔两句不是,把几车银子留下走吧!不然,一会儿巴拉根仓让你按数赔偿的话,你就是再拉这么几十车来也不够呀!”

    额尔勒夫白音心里正七上八下没有主意,听店家一说,心里落实了些,忙说:

    “巴拉根仓老弟,是我的不是了!这几车银子就算送给你吧,以后再到这地面上来,到老哥家去,老哥一定很好招待老弟!”说完,就骑上马偷偷溜走了。

    “伙计们!”店家大声喊道,“快把咱们高贵的巴拉根仓扶到上房去!别让他太伤心了!炒几盘好菜,烫几壶好酒,大伙陪着喝两杯,劝解劝解他吧!”

    伙计们一边喝着酒一边笑着说:

    “谢谢你,巴拉根仓,你可给我们出了一口气!”

    巴拉根仓也笑着说:

    “别谢我了,歌是大家唱的,酒也应该大家喝。来,干杯!”

    当天晚上,巴拉根仓把几车金银财物分给了大家,自己也装了些。痛痛快快喝了一夜酒,第二天,大家有说有笑地送巴拉根仓上路了。

 




Copyright © 2001 - 2015 mgrw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