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典籍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历史典籍
察哈尔蒙古族在彰武
发布日期:2015-11-10 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269

        顺治帝统治初期,朝廷在辽宁彰武地区设置了杨柽木牧场。当时只有蒙古牧民32户,236口人。到嘉庆九年(1804年),盛京将军富俊在处理养息牧场私自开荒一事时,才查清牧民已有3530口人。嘉庆十八年(1813年),养息牧场试垦,盛京将军和宁又从锦州、宁远、广宁、义州等地拨来一些旗丁来牧场垦种。因为这里是皇家牧场,属封禁之区,不准流民入境,所以对人口控制很严,在长达240年间,人口繁衍还不足万,牧场招垦以后境内人口才骤然增多。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全境户口增到9447户,74993口人。至宣统三年(1911年)增为12889户、93732口人,主要由蒙、满、汉、回、朝鲜等几个民族组成。
        这里的蒙古族是定居彰武最早的民族。主要来源于:一是牧场设立初,朝廷派人到察哈尔蒙古八旗征调来的牧民;二是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牧场范围扩大,翌年设立新苏鲁克牧场时,又从义州等地蒙古八旗征调来部分蒙古族牧民;三是养息牧场招垦时外地来的垦民中也有一部分是蒙古族;四是有一部分原本是其他族籍而后改为蒙古族的。
        在清朝顺治年间,束鲁荒地区(今辽宁彰武)是一个面积很大的荒原。以前史料尚无记载,也没有开垦迹象。可是,杨柽木河两岸却是水草丰茂,极宜牧养。
杨柽木牧场,是清顺治二年(1645年)时候成立的,一直到光绪二十八年设立彰武县的时候,牧场才算基本解体,延续了两个多世纪,长达257年。
关于清朝在此建立牧场的缘由,蒙文译成汉文手抄本《苏鲁克的由来》有过记载。
1625年,努尔哈赤的第八子皇太极娶了蒙古科尔沁左翼中旗王公宰桑的次女博尔济吉特氏为妻。顺治帝即位后,博尔济吉特氏被尊为孝庄文皇后,顺治皇帝便是科尔沁部蒙古王公的外甥。
        为了这一荣耀,蒙古科尔沁部以5000头牛和1万只羊作为贺礼献给朝廷,以表忠心。清廷为了妥善处理这些牛羊,就近选择杨柽木河流域的一块地方作为牧场。《奉天通志》大事记中记载:“顺治二年议准,在养息牧地方设牛群十、羊群六。”
关于它的边界,清代以来的一些资料多有记载。“杨柽木牧场东至科尔沁前旗界九十里,西至土默特左翼旗界六十里,南至彰武台边门五十里,北至科乐沁左翼前旗界二百里。”养息牧,旧作阳什穆,又作杨柽木,在锦州府广宁县北二百十里,牧场设在杜尔笔山下。《奉天郡邑志》记彰开县(原养息牧场)的疆域是“东北康平至平顶山四十五里接康平界;南与西南皆新民,南至赵家索子四十里,西南至下窝堡五十里皆接新民界;西热河阜新至三家子六十五里接阜新界;西北热河绥东,至十家子二百十里接绥东界;东南法库至叶茂台六十里接法库界。纵一百七十里,横九十六里。”
牧场管理在初期是归盛京(今沈阳,当时是满清都城)礼部直辖的。礼部下有牧群司,当时的牧场就是直接归礼部牧群司管理,到乾隆十五年(1750年)牧场下放归盛京将军管辖。
         牧场的管理官员“向由京城蒙古族官员内挑选四品总管一员、五品副总管二员”。但是,他们并不到牧场来,而驻在京城(今北京,清朝新都)或是驻在盛京(已成旧都)。到乾隆十九年(1754年),盛京礼部侍郎章苏阿向朝廷奏本,认为这些外派的官员“俱非本地人,不谙孳生之道”,遂又改为由本处翼长(蒙古语称嘎拉达)、副翼长(蒙古语称阿日孙嘎拉达)、牧长(蒙古语称阿顿达)管理,自此,即不再从京城往牧场派总管和副总管。翼长和牧长享受朝廷的俸禄。
原来束鲁荒地区(辽宁彰武)杨柽木河流域是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所以在当地还找不到人来放牧牛羊,更何况放牧那么多牛羊也需有放牧经验的人才行。出于当时情况,采取了征调的办法。朝廷从察哈尔(今呼和浩特市以东)蒙古八旗征调来一批牧民。
        被征调的牧民,是在顺治四年(1647年)由察哈尔地方起程的。那年月交通不便,无论多么远的路程都要徒步而行的。几千里的路程,牧民们携家带眷,担担提篮,晓行夜宿,几经寒暑终于在顺治六年(1649年)的夏四月,才到达束鲁荒,这足足两年多的长途跋涉,实在是一个艰辛的历程。又经过两年多的安顿,到顺治九年(1652年),朝廷才把这批牛羊拨给牧民,这批牧民们从此开始了世代相传的放牧生涯。他们是最早开拓束鲁荒的人,是束鲁荒的第一代主人。
        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垦务报竣。1902年朝廷在此设立彰武县。曾经是盛京三大牧场之一的养息牧场,也随着垦务报竣而终结,留下的只不过是一历史的名词了。但是,起初迁移到这里放牧和耕种的蒙古族却存留下来,一代一代地繁衍下去。




Copyright © 2001 - 2015 mgrw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