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典籍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历史典籍
努尔哈赤的王宫生活
发布日期:2015-12-03 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274

   2012年5月,在沈阳北中街动迁时发现的努尔哈赤汗王宫遗址,已确定原址保留,并跻身2012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候选名单。

  在汗王宫的绿釉瓦当、青砖墙基等遗迹之外,当年在汗王宫,除了努尔哈赤之外,还住着什么人?他们过着怎样的生活?

  内外交困的努尔哈赤

  据沈阳故宫研究室主任佟悦介绍,事实上努尔哈赤在汗王宫居住的时间很短。他说:“1625年3月从辽阳迁到沈阳,1626年8月去世,一共不过1年5个月时间。其中,汗王宫应该不是事先建好的,至少是翻建加固过的,施工要有一点时间;1626年1月,打宁远,7月身患毒疽,去清河温泉疗养。这么算下来,在汗王宫居住的时间也就1年左右。”
   

    当年努尔哈赤为什么要迁都沈阳?佟悦认为,与所谓的龙潜之地关系不是最大,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当时民族矛盾非常突出,汉族人在辽阳定居已经1000多年,人口众多,对女真族统治非常排斥。给女真人的水井下毒,两三个女真人白天甚至不敢上街。沈阳虽然距离辽阳不过100多里,但一方面沈阳城小,城内居住的都是女真族人,更安全;另一方面,沈阳距离老城赫图阿拉不过一天的路程,当时抚顺等辽东山区是女真人聚居区,安全更有保障。

  佟悦还提到,当时的沈阳城因为常年征战,南、东、西三面城门、城墙均破损严重,只有北门保存尚好,且在北门外有瓮城:“真要是明军攻过来了,退进瓮城还可以抵挡一阵。”
  几百年之后再看史书,常为明军之弱痛心疾首,与女真人野战,明军未有胜绩,女真似乎强大得不可一世。但在当时,建州女真内外交困,努尔哈赤的日子并不好过。对外,处于明朝、朝鲜、蒙古三面夹击之中,辽南地区成为游击区,明军时常来袭扰,旦夕数惊;对内,努尔哈赤没有统治农耕社会的经验,只有以杀戮来维护统治,结果导致民族矛盾越发突出。1626年初进攻宁远之前,努尔哈赤就曾经纵兵杀戮万余汉人。同时,随着归附的女真人数量越来越多,生存问题也变得严峻起来,甚至发生过人吃人的情况。

  硬件居住环境难尽人意

  在汗王宫里陪着努尔哈赤走完最后一段时光的妃子,文字记载可见的有4人,分别是大妃阿巴亥、妃子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德因泽和阿济根。但佟悦认为,事实上居住在汗王宫的妃嫔绝对不止这几个人,只是因为大多没有封号、没有子嗣,没能见于史书记载。
  努尔哈赤一生娶妻16人,而在佟悦看来,这16人中大多数均为出于政治目的联姻,与爱情无关。而且,女真人的婚姻观现在看来是很乱七八糟的,不太讲究辈分,也不太在意是不是二婚什么的。
  比如努尔哈赤的妻子中,富察氏就是二婚的,这还算是好的呢!最离谱的是皇太极,4个妃子中,3个是再嫁的。佟悦说:“和美貌、一见钟情什么的没关系,就是彻底的利益关系。”
  不过,也不能说就没有一见钟情。多铎曾经看中了范文程先生的一个小妾,非要娶过来。汉族知识分子出身的范先生不干了,夺妻之恨啊!最后多亏皇太极出面转圜,让范文程改了旗籍才算了事。
  同样不尽人意的还有居住条件,汗王宫统共不过二进院子,最多一间正房,两间配房,总面积相当于两个标准篮球场大小!汗王身边的妃嫔、答应、常在……这么多人怎么住啊?佟悦说:“房间里还是有暖阁可以分开来的。”看不见,不过应该还能听见吧?要宠幸个嫔妃什么的,周围一堆人在听床脚……汗王宫里有妃嫔,也有了太监。有的是从明朝那边直接抓过来的,还有的就是抓来的汉人。汗宫内宅当时制定了诸多规定,女子不许独自行动,在家院供使唤的男子也不许独自行动。福晋们去厕所时,要打木槌,把灯挂在厕所上。
  不过,不老实的人还是有。汗王宫后有一座庙,庙里有位和尚鬼迷心窍偷拆砖头,被抓了现行,罪名就是在汗王家附近偷窃。

  “甄嬛传”式宫斗

  乱世,又赶上帝王家,爱情注定是奢侈品。若说其中有例外的,唯有阿巴亥了。努尔哈赤生子16人,阿巴亥亲生3人:阿济格、多尔衮、多铎,后人评,阿巴亥专宠20年。
    1601年,12岁的阿巴亥嫁给了比她年长31岁的努尔哈赤,两年后,还未生育的阿巴亥成为努尔哈赤的大妃。阿巴亥的迅速上位是个谜。史书称阿巴亥“饶丰姿,然心怀嫉妒……有机变”。姿容妍丽这是没说的了,不过能获得努尔哈赤的绝对信任,仅仅有相貌是不够的。阿巴亥嫉妒谁,史书没有记载,但是通过这样的评语不难判断,在后宫的勾心斗角上,阿巴亥颇有天赋。

  但阿巴亥的经历说明,在后宫仅仅有天赋是不够的。
  1620年3月,阿巴亥被举报,罪名是与努尔哈赤的儿子大贝勒代善有染。史载,庶妃德因泽向努尔哈赤“要言相告”:大福晋曾二次备办饭食,送与大贝勒,大贝勒受而食之。又一次,送饭食于四贝勒,四贝勒受而未食。且大福晋一日二三次差人至大贝勒家……福晋自身深夜外出亦已二三次之多。
  努尔哈赤对此的回答耐人寻味:我曾言待我死后,将我诸幼子及大福晋交由大阿哥抚养。以有此言,故大福晋倾心于大贝勒……很明显,努尔哈赤是在为阿巴亥开脱。
  但事情还没有完,庶妃阿济根接着举报:阿济格阿哥家中之二个柜内,藏有绸缎三百匹。大福晋常为此担忧,唯恐遭火焚水淋,甚为爱惜。
  史书记载,努尔哈赤由此大怒,以私藏财物的罪名废阿巴亥,并称“不与该福晋同居,将其休弃之。”德因泽举报有功,赏赐是吃饭的时候可以和努尔哈赤同桌。但事发仅仅不到一年,努尔哈赤就复立阿巴亥为大妃。在随后的史书中,也多见阿巴亥参加诸类重大活动的记载。在1626年重病自知不久于人世时,努尔哈赤唯一召见的也是阿巴亥。
  作为女真一族的开国之君,努尔哈赤的政治智慧是不用怀疑的,在阿巴亥被举报的事情背后,他不可能闻不出阴谋的味道。问题是,女真建后金之初,施行的是八大贝勒共同参政、议政的军事民主制,为了统治的稳固,努尔哈赤有时候也必须做一些妥协。阿巴亥废而后立,不排除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
  努尔哈赤对阿巴亥的爱是不用质疑的,也是不够的。1626年8月,努尔哈赤去世后,阿巴亥被四大贝勒逼宫殉葬,年仅37岁。一起殉葬的,竟然是当初两名告发她的庶妃德因泽、阿济根。
  4名妃子中,活得最长的是博尔济吉特氏。定居沈阳汗王宫时,博尔济吉特氏不过20几岁,此后历经四朝一直到1665年康熙年间,这位妃子才去世,比努尔哈赤晚死了近40年,就葬在东陵边上,史书上没有记载她留下过子嗣。可见,想活得长,漂亮、聪明是不行的,低调没人理才是关键。但不管长寿与否,帝王嫔妃的身份,注定了她们的悲惨命运。





Copyright © 2001 - 2015 mgrw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