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庆祭祀 您的位置:首页  > 民俗  > 节庆祭祀
献给神灵的美食——蒙古族萨满的献羊仪式
发布日期:2015-12-07 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336

 一、蒙古萨满教的历史演变
     萨满教曾长期在蒙古社会意识形态中占据统治地位,它具有简单轻便的神偶和法器,灵活随机的宗教仪式和场地,为数不多的萨满等等诸多鲜明的特征。
     1206年成吉思汗统一蒙古高原,将蒙古高原上族属不同、各有名号、语言各异、信仰有别、发展程度多样的诸部落统一为“蒙古族”这一民族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中以成吉思汗为首的蒙古部起到了核心作用。
     蒙古人萨满教信仰历史悠久。随着蒙古社会私有制的出现、阶级的形成,出现了“汗”这一特殊地位的人。从此,萨满教信仰带有了阶级色彩,成为统治阶级宣扬“汗权天授”思想的有力工具。萨满巫师们就是利用充当人、神中介的机会,逐渐获得统治阶级的重用,成为拥有特权的群体。萨满巫师的舆论支持,为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发挥了重要作用,萨满们得到成吉思汗的宠信。
     二、蒙古族萨满的法具、法服、神偶
     目前蒙古族萨满所用法具有神鼓,鼓槌、神鞭、神刀、锣(被称为“赉青”的萨满多用此类法具)以及口琴,铜镜等。蒙古族萨满的法服由法冠、神裙、神靴等组成。我所看到的蒙古族萨满帽中共同的特点是帽子上都画有人像。如内蒙古哲里木盟的老萨满色仁钦萨满的帽子上画有蒙古族科尔沁萨满的教祖郝伯格泰萨满的像;蒙古国达尔哈特种族女萨满巴拉基尔巫都干的帽子上画有死去的祖先萨满的像;蒙古国乌兰巴托的老萨满巴森加布的帽子上画有人的骷髅。
     萨满神偶蒙古语称“翁衮”或“翁固德”。据蒙古国策•达赖先生的研究,最早的翁衮可能是“人们把自己认为最凶恶的东西的形状用木头或石头仿制出来,用草或毛绳捆起来,磕头,因而产生了神像,然后发展到人形的形象”。
     蒙古族萨满的翁衮中既有虎、熊、豹等凶猛动物,也有各种形状的萨满祖先神像。如蒙古国女萨满巴拉吉尔巫都干的翁衮中既有“巴布盖”(熊)、“貌盖”(蛇)、“布日谷德”(鹰)、“舒鲁虎斯”(豹)、“希拉少布”(类似猫头鹰的黄鸟)等动物精灵,又有“塔泰额吉”、“祭格界额吉”、“薄严徒高论阿爸”等祖先翁衮。祖先翁衮都是已死去的上代萨满的神偶。如“塔泰额吉”和“祭格界额吉”是已死去的女萨满的称呼,而“薄严徒高论阿爸”则是一死去的男萨满的称呼。
     蒙古族萨满举行各种宗教仪式时往往呼请各种“翁衮”精灵,并使其附身。根据附身的“翁衮”不同,萨满会模仿各种不同神灵和“翁衮”姿态舞蹈。蒙古族萨满每年要举行一次祭祀“翁衮”的仪式。蒙古国萨满称这种仪式为“翁固德音塔嘿拉嘎”(意即“翁衮祭”),内蒙古地区的萨满则称为“翁固德术色乐乎”(意为给“翁衮”献牲)或“翁固德罢雅食嘎乎”(使“翁衮”高兴之意)。
     三、主要仪式活动
     蒙古族萨满教的仪式主要有成巫仪式、祭祀仪式、治病仪式、祈愿仪式、除秽仪式等。其中成巫仪式是新萨满加入萨满行列时的考验形式。这种考验仪式亦有一定的地区差别。巴尔虎蒙古萨满的成巫仪式有“阿密度佳嘎斯扎里噶呼”(吞活鱼)和“特格”仪式;科尔沁蒙古萨满的成巫仪式有“伊循大坝达爬呼”(过九道关)和“豪斯大坝大爬呼”(过双关);蒙古国达尔哈特种族萨满的成巫仪式有“盒策苏日呼”(学鼓)仪式等。其中内蒙古科尔沁地区萨满的“伊循大坝大爬呼”,即过九道关仪式较有代表性。
     四、蒙古族萨满的献羊仪式
     献羊仪式分两段进行:第一段为“阿密敦术色额日古乎”(意为献活牲)阶段,第二段为“勃拉嘎森术色额日古乎”(意为献熟牲)阶段。




Copyright © 2001 - 2015 mgrw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